别鄙视路怒症,其实我们都是匿名的暴怒狂

这个场景你应该不会陌生:你在高速公路上开车,突然间,一辆SUV没有任何信号地从右前方进入你所在的车道,你不得不猛打方向盘猛踩刹车来避开他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部家喻户晓的家庭喜剧《Motor Mania》中,Goofy扮演的Walker先生,安分守己、谦逊温和,然而当他以坐上驾座,立马变身Hydian,脾气暴躁自私,失去自控力的怪兽,叫他“车轮先生”也不过分。“车轮先生”开着车朝着身边其他车内的司机大吼大叫,一点小小挑衅都能让他怒火中烧,即便如此,车轮先生还是认为自己是一个车品不错的司机。

▲DARWIN WIGGETT/GETTY IMAGES

别笑他,你也是车轮先生!我们都是匿名的暴怒狂。

为什么会这样?问题的一部分与心理学上所谓的“去个性化”(deindividuation)有关。“车轮司机”被释放出来的同时,自我意识和个体责任都被抛在脑后了。很多场合都会让人陷入这样的情绪,匿名性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1970年,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做了一个著名的实验,他在纽约大学招募了一批女学生,给她们蒙上头巾,编上号码代替名字,然后让她们电击对方。Philip发现与只有编号的学生相比,带上头巾什么都看见的学生表现得更加暴力,使出电击的次数是前者的两倍。

接下来另一个心理学家Ed Denial在复活节糖果实验中,设定了不同的特定可控场景,让1300个孩子去偷糖果或者钱。他发现很多孩子在一起时,以及不被要求告诉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时,这些孩子会偷更多的糖果和钱。偷得最少的是那些被安排单独行动以及被要求告知身份信息的孩子。

心理学家Jamie Madigan说,虽然匿名不会自动引发反社会行为,但会它使人变得更具攻击性,失去自控。匿名环境就是身处某个群体或者不用对行为负责,比如网络游戏、留言板以及聊天室都算是匿名环境。在匿名环境中,人更容易从众和受环境影响,不论这个环境是真实的还是他所感知到的。

开车时的环境接近于匿名。记者Tom Vanderbilt在《交通:为什么我们会如此开车》一书中写到,马路上的司机不是一个人在开车,他们构成了一个不明显的群体,而且互不认识,相互间都是匿名的,各自躲在自己的车厢内。看看Zimbardo给出的匿名环境构成要素,你会发现差不多就是一个日常公路:匿名,分散的责任,群体行为,情绪高涨,感官超载,这些都会引发去个性化反应。

更糟糕的是现代的公路文明让司机变得更加少言寡语,以至于把怒气憋进嘴巴,发泄在行为上。司机被剥去了交流的能力,大家都只会做些雷同的动作,按喇叭、打手势、闪车灯,所有的身份信息都简化为一辆车的品牌。在这种情况下,你很容易化身为一个愤怒的司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